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798章 天空战警双生花之死

咪乐|直播|秀 重点对医院、学校、重点企业、繁华商业区等公共场所交通改善研究项目,着手区人民医院、妇幼保健院中心区新院、中医院、宝城71-72区九年制学校(在建)、宝城39区九年制学校(在建)、西湾小学、海湾中学等片区交通规划研究项目。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肆虐的鲜血在天空中尽情的喷洒着。

    没有等修罗国拿出自己的神器,寇枭便超越了他们了一步,率先的祭出神器盘古斧,悬浮在天空中他,挥舞盘古斧的瞬间,只看到一股狂猛的风暴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量,朝着下方狠狠的冲射了下来,“咚…”在大地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声音中,一条深达上百米的巨型裂缝在瞬间破碎出来,两千名战士的性命瞬间惨死。

    战场瞬息万变。

    而让东宫烟雨没有想到的是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按照他们之前的计划,原本以为六大望江撑死出动一个人,其余的人也会袖手旁观,然后在合适的时机开始的时候,将王将们逐个逐个的击破。

    但是帝君虹仿佛料到了他们有这一手,在战场开始之前就已经对望王将们下令,谁能够将这次修罗国的攻势抵御下来,表现优秀的人将破格的录取进入世界政府巅峰战斗力级别的和平阁之中,此言一出,六大王将们全部都开始动手。

    刹那间只看到寇枭从天而降。

    红色的瞳孔,将他整张脸庞都渲染的如同一头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兽一样,“呜呜呜…呜呜呜…”盘古斧狂野肆虐的飞舞中,一道道金色的斧刃在战场中“刷刷刷”的飞舞着扫射着。

    现在的战场又是在阎割的军火禁止区之中,枪械和炸弹这些东西全部都都不能够使用。

    又几个可以正面的抵挡盘古斧凶猛的进攻?

    “砰砰砰…砰砰砰…”伴随着一声声开膛破肚的劲猛的爆炸声,人群中的一名名战士的身体上面疯狂的爆裂出滚滚的血花,碎肉在天空中飞速的乱舞着。

    寇枭,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再杀一千。

    “当当当”一根根的铁链在高爵的身边飞舞着,他从前方的战场中迅速的倒退了回来,正好落在叶圣殇的身边,高爵笑着问道“叶王将怎么站在这里袖手旁观呢?难道不想要得到勋章,然后进入和平阁之中呢?”

    “你我都心知肚明,何必要这样咄咄逼人的问我呢?”,叶圣殇拿出了一个金色的烟盒,取出一根香烟的时候,前方飞舞过来的鲜血,将整根香烟全部都染指,但是叶圣殇视若无睹的依然放在嘴巴里面,烟雾中夹杂着人鲜血特有的铜臭味,叶圣殇悠悠的说道“八大王将最强的就是个人能力,如果单打独斗的话世界上面鲜有敌手,但是如果这样能力强的人放在一起进行团战的话,非但不会产生多么好的效果,反而会产生一种适得其反的感觉。”

    高爵冷冷一笑,正是他看透了这一点,才从前方的战场中退却了回来。

    “再说了…”叶圣殇转过头轻笑着耸耸肩

    “进入和平阁?开什么玩笑?忘记了八大王将成立的那个夜晚了吗?真正的真相可能只有我们自己清楚,大主君表面上好像是在鼓舞着我们,但是实则是在考验着我们的忠心,如果谁真的进入和平阁的话,恐怕还没等看到诸葛无邪那群人,就已经在这个世界上面蒸发了,我们逃不掉的。”,叶圣殇的双眼里面,睿智的光芒在闪烁着。

    高爵悠悠的抱着手,只是静静的看着前方,他显然同意叶圣殇的意见。

    “杀!!!”,前方大战场的人群响起了一声声威严的冲锋声。

    既然枪械无法使用的话,那为什么不置之死地而后生?既然都已经到了这片战场之中,无论前方是怎样的敌人,都只能够硬着头皮去战斗了,无数人纷纷的拿出了腰间的战刀,高高的举起来。

    一声远古魔神的叹息,从盘古斧上面响了起来。

    “盘古斧·神器压制·器臣。”

    只看到寇枭高高的将手中的盘古斧举起来,金色的斧刃之中,冲刺出来一个金色的魔神幻影,像是一阵席卷了大地的狂风一样,从人群上面飞舞横扫过去的时候,所有战士们手中的武器全部都撕裂开一道道的裂缝,随后接二连三的崩断成了粉碎,修罗国的战士们还在格外意外的瞪大眼睛,寇枭已经跳跃起来一斧头狠狠的砍在虚空上面。

    “砰”在虚空的炸裂声中,只看到一条金色的射线冲天而起。

    “哗当…”金色射线冲刺到天空中爆裂成了一团烟花之后,“砰砰砰…砰砰砰…”下一刻,天空中响起了一声声劲猛的冲击声音,只看到无数金色的盘古斧幻影密密麻麻的冲击了下来,一瞬间砸进人群中,从中心处将这些人劈斩成了两半。

    就像是一场暴雨的降临,前方的大地全部充满了轰鸣声和人群惨烈的叫声之后,又是一大片的战士们纷纷的倒在了地上,寇枭握着盘古斧在人群中慢慢的行走着,一边将冲向自己的战士们不断的斩杀成粉碎,在狂笑声中他懒洋洋的说道“你们这群家伙,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修罗国的后花园吗?”

    “魔神红瞳。”

    寇枭说完胸膛猛然的一挺。

    只看到在他的瞳孔里面,一圈圈造物之主般的菱形图案涌动出黑色的光芒,缓缓的旋转着。

    下一秒,随着“哗哗哗…嗖嗖嗖…”的一道道的射线从寇枭的眼神中飙射出去,打在那群战士的身体上面后,几乎所有的战士们都是大声的呐喊起来。

    这群战士的身体被红色的光芒包裹着,他们只感觉到身体里面的鲜血,在沸腾的开始燃烧着。

    两百名战士,下一秒全部都抱着脑袋痛苦的跪在了地面上,他们的天灵盖上面长出了恶魔的双角,全身的体型都在被迅速的改造着,青黑色的皮肤开始染指了全身,背后蠕动了两下后,伴随着一团团的黏液不断的爆发出来,一根根的黑色尖刺,如同长枪般的不断的钻出来。

    “魔神红瞳·無双·魔神后裔-魔神斗士。”

    “谨遵您的命令,寇枭王将!”,两百名被改造成魔神后裔的战士们全部都双眼变成了红瞳,从大地上面慢慢的站起来,钢刀砍在他们的身体上面,就像是砍在钢铁上面一样,只是溅洒出一大股的火花后并没有任何的作用。

    这些魔神斗士们将那些战士们,一手一个拎起来,在天空中撞击在一起后随意的扔在地上,力大无穷。

    他们的拳头,能够毫无悬念的打断钢铁,并且能够穿透人们的胸膛。

    他们刀枪不入,充满了对寇枭的敬重。

    他们一字排开,像是从地狱中爬出来一样,纷纷的将身后的尖刺拔出来。

    两百根尖刺同时朝着前方投掷过去,在“咚咚咚”的穿透声中,贯穿战士们的身体,尖刺依然带着猛烈的力量继续的推动,每一根上面都带着三四名战士的身体,,像是羊肉串一样。

    “盘古斧·神器力量·远古的馈赠。”

    身后的寇枭再次将盘古斧举向天空,顷刻间从湛蓝的天空之下,“砰砰砰”一把把盘古斧的幻影纷纷的再次掉落下来。

    “我们必将前方的人杀戮的干干净净!!!遵命!!!寇枭王将!!!!”,这些魔神斗士们将飞舞下来的一把把的盘古斧幻影“啪啪啪”的不断的抓住,随后集体的开始奔跑起来,握着战斧幻影的他们就像是一群恶兽一样,前方密密麻麻的人群刹那间被碾压下去了太多太多。

    魔神斗士在死尸的群体中怒吼着咆哮着,踩踏着别人的尸体飞速的前进着。

    这些家伙跟普通的战士相比起来就是变态,简直是不可战胜的。

    战场的前方有寇枭和他的魔神斗士大军以及阎割,后方有大熊一个人挡住千军万马,正当东宫烟雨有些茫然的时候,远处的天际,正在飞速的移动过来一大群的黑影。

    那是什么东西?东宫烟雨用探测器一看,顿时目瞪口呆。

    那赫然是一群两百人形成的天空骑士团,每个人都带着黑色的墨镜,穿着黑色的西装,骑乘在紫焰哈雷上面,帅气而拉风,果然寇枭的战队过后,是高爵的战队开始入场了吗?东宫烟雨紧紧的握着拳头,飞速的对着身后说道“打了这么久连王子的一根毛发都没有摸到,这样的计划真的可行吗?”

    “绝对可行。”一名身穿白色西装的男人肯定的说道“我们这次可是四连击,我们只是第一波攻势。”

    讨论还没有落音,前方的罗刹号顿时开始求救“不好,前方的那些骑士们想要对我们发动进攻。”

    “当然要发动攻击,地面上的家伙们就交给他们来进攻好了,天空中,我们两人来负责。”,高爵的声音说完后,只看到两百名哈雷骑士将摩托车上面的某处机关打开,刹那间,所有的紫焰哈雷“咔咔咔…咔咔咔”的开始响起了疯狂的机械声音,导弹发射器、枪口、炮筒这些东西一瞬间全部都从哈雷上面钻了出来,就连轮胎上面都充满了一根根的尖刺。

    “天空战警·集体爆破·神圣毁灭!!!!!”

    “发射!!!!”,伴随着高爵的一声怒吼,“轰轰轰…轰轰轰…砰砰砰砰…”从每一辆紫焰哈雷上面,上百颗小型的导弹全部都瞬间的喷射出来,刹那间密密麻麻的轰炸在一起,上千颗的导弹朝着前方一次性的毁灭了过去;罗刹号里面的人全部都骇然的瞪大了眼睛,全世界的人们的惊呼声中,“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毁天灭地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几千个导弹的同时轰炸,集体的狂轰滥炸,让罗刹号机队里面的四千多架战斗机全部都在同一时间彻底的爆破,火焰席卷了罗刹号,炸裂的力量放肆的毁灭着,四千名飞行员同时死亡中,天空中四千架战斗机的残骸和碎片同时纷纷扬扬的掉落了下来。

    “哒哒哒…哒哒哒…”天空战警们同时从前方行驶了过来,紫焰哈雷上面喷射着火焰,密密麻麻的子弹朝着前方碾压、洒了过去,打的无数罗刹号发出了沉重的钢铁的声响后,瞬间又爆炸了三四百架。

    东宫烟雨一声怒吼道“还击!!!”

    “轰轰轰”就在无数的炸弹从前方飞舞过来的时候,所有的天空战警们同时从摩托车上面跳跃了下来,他们全部都摁着肩膀上面的按钮,全身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蓝色的护目镜划过盖住他们的半张脸庞,随后全身的西装,都在瞬间硬如钢铁,紧接着在后背的强烈蠕动中…

    “天空战警·奥义·终结者形态!!”

    “锵锵锵…锵锵锵…”在无数的钢铁的翻滚、喷射中,所有的战警的后背处“啪啪啪”的冒出一个个火箭筒的炮筒,这样的炮筒,一共整整十根,两根架在肩膀上面,两根弯曲缠绕在腰部上面,其余的六根全部都在身后,张牙舞爪。

    “能源启动。”,伴随着他们异口同声的怒吼,蓝色的护目镜朝着瞳孔里面打出了两抹光芒。

    “无限·狂猛圣火炮!!!!!”

    “把你们全部炸裂的干干净净。”,在战警们嚣张的声音中,身后的火箭筒就像是吞噬般的不断蠕动,随后“嘭!!!”的一声刹那间十炮齐发,十个火箭炮全部都朝着前方轰炸了过去,一个战警能够在一秒的时间打出十发火箭炮,那么两百个战警呢?是的在刹那间,两千个火箭炮同时全部都轰炸了过去。

    全世界包括天门和各个主君都看的目瞪口呆,王将的专属战队,能够不变态一点吗?

    飞舞的火箭炮将所有前方轰炸过来的炸弹全部都轰炸成粉碎后,彻底的进入了前方修罗国的机队当中,“咚…咚…咚…”整片天空都是在不断的回荡着刺激的回响声,只看到凶猛的火焰将那些罗刹号在飞速的吞噬着,刹那间又是两三千架战斗机的残骸不断的从天空中掉落下来。

    飞舞的残骸掉落进入人群中,打的那些修罗国战士们的身体上面,无数战士都在纷纷的痛苦的嚎啕着,下一刻,被魔神斗士挥舞着战斧,脑袋齐刷刷的在天空中飞舞着。

    而且更加恐怖的是…天空战警的这些火箭炮是源源不断无穷无尽的,只不过是持续了十秒钟的时间,在火箭炮连续不断的喷射中,无数的战斗机纷纷的从天空中掉落下来,上万架,彻底的被轰炸成了渣滓,只剩下一片片燃烧的铁片,证明着他们之前的存在,只剩下无数掉落在地上的残骸,证明着他们参与了这场夺权之战。

    而让人始料未及的事情,还在后方。

    “铿铿铿……铿铿铿”一辆辆的紫焰哈雷的摩托车在全体的炸裂成了无数的钢铁碎片后,在天空中带着火花的炸裂声在飞速的开始重新的组装着。

    组装的速度简直超域了所有人的想像,世界政府这次向全世界彻底的展示出来了他们的科技有多么的发达,因为伴随着一声声龙吼声在天空中霸气的响起,一头头蜥蜴形态般的钢铁飞龙已经喷射出无数的炮弹在空中游动着,“呜呜呜…”刹那间两百头钢铁飞龙在两百名战警的群体中飞舞着。

    无数的战警们骑乘在钢铁飞龙的身体上面,钢铁般的西装和钢铁飞龙身体上面的借口“锵锵锵”的撞击在一起,彻底的固定后。

    下一秒,猛攻的火箭炮彻底的停止。

    因为两百名超强的天空战警们已经杀入了前方罗刹号的机队之中。

    钢铁飞龙的翅膀带着火花飞舞而过,如同锋利的刀刃一样将罗刹号撕裂成两半,上方的钢铁战警们双手握着特殊制造的钢铁来福枪,双手抖动双枪不断的喷射出恐怖的子弹,这些子弹穿透罗刹号的机身。

    一时间整片天空都被高爵麾下的天空战警彻底的横扫,这些家伙同样是刀枪不入,任何武器都不奏效,全世界只有两百个,和高爵一起,捉拿着世界上面的罪犯,平时最多都是十个行动便能够横扫一个城镇,今天两百名全体出动,天空中的罗刹号能够怎样的抵挡?

    天空的战斗机在被疯狂的毁灭,地上的战士们更是死伤惨重,东宫烟雨朝着下方一看,横尸遍野,哀鸿满地,她的心中不禁出现了一丝凄凉。

    “真的没问题吗?”东宫烟雨问着身后的白西装。

    “三分钟之前这些天空战警没有出现之前,还是有一定的胜率的,现在,说不好了,立刻联系国将那边的分队,再联系萧齐,再联系风四娘,他们要迅速的进来了,我们的人群好像快要顶不住了。”

    白西装的脸上失去了那股稳操胜券的表情,此时此刻他们终于意识到了事态的发展,正在脱离自己的掌控之中;下方的寇枭握着盘古斧,行走在魔神斗士的人群中,周围,是三万名,全部都遭遇了利刃重击的尸体们,他看着前方剩余不到一万名的冲锋军队,哼哼的冷笑着。

    无数罗刹号战斗机的碎片从天空中如同倾盆大雨的般的降落了下来,整片战场充满了滚滚的硝烟,一股股的冲向天空,染指了湛蓝色的天空之幕。

    “给我杀!!!!”寇枭霸气的握着盘古斧指着前方,两百名魔神斗士意气风发的冲刺过去。

    后方…

    再次被寇枭改造的六百名魔神斗士一个个全部都从地上慢慢的站了起来。

    “全体给我上!!!”,在寇枭富有爆发力的吼声中,六百名魔神斗士再次奔跑起来,天空中一把把降落下来的盘古斧的斧刃被他们握在了手中,前方的修罗国战士们同样响起了一声声铿锵有力的怒吼,九千三万人撞击八百名魔神斗士,“砰砰砰!!!”,身体的撞击声响起,无数的断肢残臂在空中飞舞着。

    阎割降落在寇枭的身边,满身鲜血的他微微的喘息着。

    “你的这些家伙真给力。”,阎割称赞道。

    “这还是無双招式级别的魔神后裔,超必杀和奥义级别的魔神后裔更加的凶猛与强大,只不过,这群家伙不配让我使用而已,我的魔神后裔军团可以无穷无尽,只要对方的战士数量足够的话,我就能够将他们改造,我杀了估计有两万多人,手有点麻,你身上,带着香烟的吗?”寇枭轻描淡写的说道。

    王将的恐怖,无疑给了世界上面无数的黑色帮会内心狠狠的一个心灵重击,这群家伙未免太逆天了吧?这还怎么打?无论怎么看修罗国都是必输的局面。

    明知王将如此的恐怖,修罗国这次是来找死的吗?还是说,他们有预备计划?

    这样的计划,能够逆转战局?

    和平鸽大酒店门前的战斗中,双生花同时握着断飞、斩浪两把匕首横扫殿风雷,被他躲避过后,双生花同时在空中一个翻滚,随后飞速的落在了地上。

    她们两人长的简直一模一样,修罗国双生花·申屠雨、申屠蝶。

    申屠雨抬起头看着和平鸽大酒店的天台上面,两姐妹互相对视了一眼后,身后的长发随风飘舞中,同时朝着殿风雷冲锋了过来,“哼哼哼…”冷漠一笑的殿风雷手心中涌动出去一只寒冰之手,飞速的将地上的黑色雨伞抓住后,退缩回来的刹那,两把匕首飞速的朝着自己的胸膛冲刺了过来。

    “轰”的一声,黑色雨伞猛然的撑开,匕首在上面被抵挡住,爆发出两团火花。

    “大喷火!!!!!”

    伴随着殿风雷的一声怒吼,“嘭!!!”一大股格外凶猛的火焰从雨伞上面狠狠的冲刺了出来,烧灼着双生花的头发的时候,“砰砰砰砰”滚滚的火球疯狂的爆炸,申屠蝶一边后退一边挥舞着斩浪匕首将一个个轰向自己的火球斩断,大声的喊道“小雨,你赶紧上去。”,说完身形轻薄如同纸片一样,在火焰中飞舞着,申屠雨抬起头,浑身一个冲刺的时候,申屠蝶的手掌放在她脚掌上面,将她猛然的一举。

    像是一只蜘蛛侠一样,在无数人惊呼声中,申屠雨的双脚踩踏着墙壁,飞速的前进,这样失去重心的移动,没有身体完全掌握的力量是做不来的,而申屠雨的速度非常之快,几个踩踏便已经到了高空中。

    “冰火两重天·冰火怒蟒。”

    “嗖嗖!!!”一条寒冰线条、一条火焰线条从殿风雷打在大地上面的双拳中喷射了出去,移动到申屠蝶面前后寒冰和火焰猛然的升腾起来,变成了两条巨型的蟒蛇,同时拉长着身体快速的攻击过去,“当当…当当”申屠蝶一边战斗一边后退,匕首将冰火怒蟒的脑袋不断的朝着两边击打着。

    殿风雷的鼻腔中喷射出两团烈火,口中释放出一口浓浓的冰烟。

    “双生花·超必杀·飞天匕首!!!”

    申屠蝶跳跃到天空中,双手交叉的抱在胸腔,两条冰火怒蟒锲而不舍的冲天而起,申屠蝶的左手握着斩浪匕首的幻影,随后双手直接张开扩散了下去,“刷刷刷…刷刷刷”,一把把黄色匕首的幻影如同刀雨般的冲射了下来,将冰火怒蟒的身体不断的冲击着切割着。

    在申屠蝶的背后,和漫天战斗机残骸一起飘舞的一把黑色雨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降临。

    “乓乓乓…”在无数寒冰碎片的飞舞中,殿风雷的身体顷刻间自然化,变成一颗超级的大冰球的殿风雷撞击过去,将无数匕首的幻影纷纷的斩断后,申屠蝶看着冰球的移动,斩浪匕首上面的毒液在飞速的扩散出来的时候,她猛然的朝着冰球刺了过去,同时匕首上面武装上域气。

    “哈哈”从冰球之中,全身火焰的殿风雷飞舞了过来,眨眼间移动到申屠蝶的身后。

    殿风雷握在伞柄上面,雨伞收拢的刹那。

    “嘭!!!”一大股的鲜血从申屠蝶的胸膛前方喷射了出来。

    申屠蝶颤抖着身体慢慢的低下头,锋利的伞尖上面闪耀着五角星的光芒,俨然已经穿透了自己的胸腔。

    “皇子…”申屠蝶眼前天旋地转,但是在脑海中还是浮现着明迦的样子。

    “辛苦了。”,殿风雷猛然的摁下了雨伞的撑开按钮。

    “炎爆伞!”

    “嘭!!!!!”伴随着整把黑色雨伞被燃烧着被撑开,申屠蝶的身体也被轰击成了四分五裂。

    殿风雷还在哈哈大笑的时候,突然愣住了转过头看着后方,被寒冰化的安将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我操…”,殿风雷顿时担心的对着叶圣殇道“安将臣不见了。”

    “我是信了你的邪,将镇压后方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你。”

    叶圣殇走过殿风雷的身边进入了和平鸽大酒店里面“你到前线后,后方让我开。”

    殿风雷无奈的摇摇头“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呀,我操…”,殿风雷突然吼道“忘记了双生花是两朵的,还有一个上去了,大主君有危险。”

    “等你想起来,大主君都归天了。”,叶圣殇又瞪了他一眼。

    和平鸽大酒店的天台上面,看着前方天空中那不断陨落的战斗机,明迦歇斯底里的呐喊道“走啊,你们全部都快点走啊,不要管我,为什么要过来?我没让你们过来啊。”

    火锅滚沸,帝君虹夹着一片肥牛肉舔了舔嘴唇“不要打扰我的兴致嘛,你要亲眼看到你国度的毁灭,这才是正确的人生,也是君王的必修课。”

    “明迦皇子。”,申屠雨蹦跳到了天台的边缘,看着地上被两条金龙困锁的明迦,她的眼中流出了泪水。

    “小雨,不要过来,快点走…”,明迦大声的怒吼道。

    “我就算死也要带着你离开这里。”,申屠蝶尖叫一声,朝着帝君虹举起了匕首杀戮了过来。

    咀嚼着肥牛肉的帝君虹用手掌捂着脑袋道“感动我都哭了,我突然想起了我的妈妈…真是潸然泪下。”

百度